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候选人面对面
5:18am 15/12/2021
施志豪:离开公正党是好事 . 争砂主权 再无挂碍
张猷杰

砂团党峇都林当区候选人施志豪认为,与其浪费时间在无谓的联邦政治斗争,倒不如将精力专注在砂拉越方面,以完成所希望扮演的角色及工作。

砂团党峇都林当区候选人施志豪已经将过去5年表现列出,并发派予所有的选民,由民众去评估及判断是否再次继续支持、

他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认为,不再是公正党党员,反而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曾经执政一段时间的希盟政府,表现并未让人民很满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同时,他认为,砂拉越正吹起争取砂拉越权益的风向,因此,身处全国性政党,反而会形成一个阻碍,而现在身在砂拉越本土政党的砂团党,反而可以花更多时间及精力在争取1963年建国契约下的权益,与联邦政府直接对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尤其是,联邦方面所面对的问题更多,若一直牵扯在这些问题当中,就会花上太多时间去做一些无谓的政治斗争,倒不如将精力专注在砂拉越方面。”

施志豪也澄清,当初并非自己离开公正党,而是被公正党开除,起因是他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质疑全国性政党在砂拉越所扮演的角色,尤其是在争取砂拉越的权益方面,并认为本土政党或许会比较适合,结果触怒公正党中央理事会,并开会后决定将他开除。

施志豪(右)参与脸书直播拍卖活动,以为慈善事业筹募款项。

他表示,被开除时刚好碰上冠病疫情,而原本公正党的同侪即峇加拉兰区州议员巴鲁比安及克邻区州议员阿里比朱也已经离开公正党,因此,原本考虑成立一个本土政党,但由于一些原因而无法进行。

ADVERTISEMENT

“当时有数个政党同时与我们接洽,但认为砂团党是最适合我们的平台,也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本土政党,因此,在与砂团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详谈数次后,他给予我们足够空间,大家的理想也非常一致,所以认为可以一起通过砂团党,为砂拉越带来一些改变。”

至于如何说服选民的继续支持,他相信,峇都林当区选民会了解其加入砂团党的因由,尤其是加入砂团党之后,本身的州议员工作依然照旧,服务中心也依然在同一个地点,因此,并不认为这会是在这一次选举中的障碍。

施志豪也表示,已经将过去的服务表现胪列在成绩单上,并派发予所有选民家中,选民可以据此作出评估,以决定是否仍然支持他再次代表峇都林当区。

可提供医疗 教育保障.设主权基金 惠及砂人

施志豪表示,只有设立主权财富基金,才能确保砂拉越现有及未来的财富,能够惠及每一个人砂拉越人。

他称,砂拉越必须索回1963年建国契约中阐明的主权,才能保障下一代的未来及前途,砂拉越虽然拥有丰富的天然财富,但却被联邦所掌控,因此若不拿回来,砂拉越的财富永远不属于砂拉越人。

ADVERTISEMENT

关怀弱势群体,施志豪移交营养补给品予一名残疾人。

他说,砂拉越每年石油天然气开采收入为620亿令吉,但砂拉越却只能通过开采税及产品销售税等获得不超过50亿令吉,这也导致砂拉越空有最丰富的天然资源,但却是一个最贫穷的州属。

全体砂民是股东

但是,施志豪说,若索回应有的权益,但仍延续以往的国阵模式,依然只会惠及朋党,砂拉越人民根本无法受惠;但若成立主权财富基金,所有石油等资源的开采,均是属于整个州的,若财富基金赚钱,身为股东之一的砂拉越人民也可以获得股息的分配。

同时,他说,设立财富基金,除了可以确保每一个国民都有额外的收入,也可以提供医疗、教育领域的福利保障。

“因此,这是非常重要的,关系着砂拉越的未来,也关系着砂拉越的财富如何分配,因此我非常关注这个课题。”

酷爱中国象棋的施志豪,忍不住技痒与长者来一盘对弈。
施志豪:最重要以和平方式.砂可依建国契约索权

施志豪表示,砂拉越可以根据1963年建国契约追讨原有的主权,无论是入禀法庭或通过政治途径,但最重要的是通过和平的方式争取。

他表示,索回砂拉越主权已是一股阻挡不了的趋势,无论是任何一方执政联邦。而现在应该决定的是,砂拉越应该如何及通过何种方式去进行。

ADVERTISEMENT

“最重要的是,你必须确保你的程序是正确的,且必须照顾砂拉越的治安、和谐及秩序,同时不可以抵触宪法及法律,这是非常重要的。”

施志豪在亲善拜会时,与一群特殊学生交流。

施志豪表示,索回主权可以通过许多方式,但他认为最佳的参考例子是苏格兰,但是苏格兰可以通过本身法律所拥有的的公投法去决定是否留在英国,而砂拉越则面对这方面的障碍,但依然可以根据1963年建国契约索取主权。

他说,希盟政府执政时,所商讨权力下放21个事项中的17项已经完成,其余4个由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与砂沙首长直接协商。

他说,之后由于换了政府,整个计划就被搁置下来,但这已经是必然的趋势,只是州政府必须要有更强硬的立场。

施志豪拜访长者时,协助行动不便的老人们坐下。

另外,施志豪认为,砂盟之前身为反对党政府,采取强硬的方式索回了许多利益,但在成为联邦政府的一份子后,又返回过去在国阵的情况,在争取主权以及砂拉越应得权力方面,又松懈下来,这是需要改进的地方。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