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独家战报
6:51am 20/12/2021
疫情自相残杀18岁投票未落实 . 反对党失利肇因很多
黄锡文

第12届砂选举尘埃落定,反对党来势汹汹,最终未能取得实际成果,仅靠砂团党及希盟行动党共赢得6席,这或许与之前预测落差甚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届砂选举非常热闹,参选政党非常多,投票前造势强劲,反对党之间甚至还纸上谈兵,谈判如何组新政府。然,反对党之间无法达共识,未能合组统一联盟挑战砂盟,落个只能单打独斗,最终是严重分散反对党票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际上,多个州选区成绩都接近,若能集中反对党票源,实可翻盘转败为胜。即使是反对党胜出之区,票数也和对手接近,赢得惊险,若统一票源,何须胜得艰辛?

希盟执政期间引发不满

细探砂反对党失利因素,自相残杀绝对是因素之一,而疫情冲击兼选举SOP限制,以及UNDI 18未能及时落实,是另两个主要失利因素。

ADVERTISEMENT

不过,希盟败选另一主因,相信就是执政联邦政府22个月引发民间的不满,尤其是马哈迪和安华的相位权斗,以及竞选承诺兑现不了,也导致希盟今届惨败。

甲选举失利未及时检讨

实际上,马六甲州选举失利,对希盟就应是当头棒喝。然而,砂希盟未能立刻补救,被砂盟及其他反对党作为大肆攻击的武器,让砂希盟穷于招架。更何况反对党之间互相挞伐,也让砂盟作收渔人之利。

一切从头 放眼未来

实锤已定,再追究选前之责无济于事,应深切剖析败因,发掘败中有利因素,从现在开始彻底改革,一切归零开始。难道,反对党不是都从零开始的吗?希盟执政已是历史,砂团党资深领袖曾是政府要员,也不堪再回首,理应一切从头,放眼未来大计,而不是再执着眼前或过去风光。当选举成绩是如此时,还谈过去如何风光?

砂团党及希盟原是今届最受看好的反对党势力,惟各自皆想压制及凌驾对方,始终无法放下身段协商。希盟行动党和公正党更同床异梦,选前为争夺数席出战权,不断在媒体放话攻击自己人,这如何让支持者和选民信任?

ADVERTISEMENT

两大最有机会、最有资源的反对党阵营已是如此,其他资源匮乏、只能凭信念的小反对党更情何以堪,如诚信党、肯雅兰全民党、人民志愿党、新达雅党及人民觉醒党等。伊斯兰党与各党严重分歧,自无法合作。

2018年国会选举、2021年砂选举,讯息非常明显,只可惜反对党皆被自大和高傲所蒙敝,皆认为能凭一己之力撼倒更强大政治对手。这是一次惨痛但宝贵教训,然,反对党是否会认清现实,胥视反对党接下来决定。

放下歧见组“复仇者联盟”

事实摆在眼前,不能合组团结、放下歧见的“复仇者联盟”,就别想挑战更团结更强大的砂盟。今届许多选区成绩已“明示”,统一反对党票源是可逆转胜,包括强打“砂拉越独立”的肯雅兰全民党和“独立公投”的民志党。

虽以失败告终,甚至是惨失按柜金,但不能否认,“独立”是有其号召力,从得票数就可知。要如何转化这些支持为统一力量,是反对党接下来必须深刻探讨及迫切解决的首要关键。

反对党一直声称自己最民主、公开透明、海纳百川,但眼里却容不下对方,哪怕只是一颗小沙子。反对党若持续只顾自己,未能顾全整体大局,未来数届国州选举仍告败收场。如果反对党还抱持自己能胜任何人的不现实念头,依然只会单打独斗,终无任何生机可言。

ADVERTISEMENT

希盟以3+1合作方式,成功扳倒统治马来西亚60逾年的国阵和巫统,那为何砂拉越反对党不能?要如何达成合作共识,相信反对党领袖自有其政治智慧,无须政治门外汉教导。

若反对党能合组联盟,其他因素杀伤力是可减低,在共享权力及政治资源下,或许有那么一天能将2018年国会选举搬到犀鸟之乡上演。

胜败者得票非常接近

除了反对党间互不妥,疫情冲击和选举SOP是相当大的挑战,今届整体投票率才60.67%,即75万9627个选民投票,砂原有125万个合格选民。

反对党可以此作为败仗理由,但细看许多竞争相近的选区成绩,其实胜败者得票非常近,胜负来回就只那一丁点多数票,显然的,砂盟候选人得票数也不高。

在16个华人选区,砂盟和反对党比拼的,就是各自基本实力揭牌,完全是一种本土化对决,没受任何外来之力影响。

ADVERTISEMENT

没外来因素 比基本实力

综观各届选举,砂盟和反对党就以此基本实力为基础,再结合外力争取最大胜利。但,当没了外力,双方比的就是基础。

当疫情冲击和选举SOP限制,撕开各政党和候选人外皮后,或许如此“肉搏战”才是选举的真正精华所在,比的是基本实力、基础,才能真正看出一个政党和候选人在一个选区中的真正支持度。

UNDI 18投变数炸弹

预料明年还会饱受疫情冲击,然后再遭选举SOP束缚,整个循环又再轮回一次。不过,明年可能会举行的国会选举,将面对一个超级不稳定因素“UNDI 18”冲击,这冲击是利或害,现时没人说得准。

尽管反对党皆吹捧18岁以上新选民绝对支持反对党,谁敢写包单是如此?必定的,双方都会尽一切所能拉拢新选民,届时国会选举又是新玩法了。

ADVERTISEMENT

反对党想在国会选举收复败势,合组联盟、应对疫情冲击及选举SOP,以及拉拢UNDI 18的新选民,将是最大关键和考验。

最重要是,反对党应立刻抛开过去的风光,着眼向前迈进,才可能在国会选举,甚至是5年后的第13届砂选举“翻生”。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