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只是建議
7:10am 26/01/2022
何建兴.可以多几个选择吗?
何建兴

要疏通交通就必须给予更多的选择,比如在开放RFID的同时也继续保留Smart Tag及Smart Tag,即多管齐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无线射频识别(RFID)一个看似无害的高科技产品,它的出现是多少仍在使用“一触即通”(Touch ‘n Go)人的救星,比如驾驶技术稍逊的车主,一旦无法在收费站时停车靠拢那冷冰冰的触碰仪器时,或者在打开车窗那一刻发现伸出的手距离触碰仪器仍有一段距离,那唯二的方法就是司机打开车门挤出再把“一触即通”卡去触碰仪器,再不然就是司机隔壁的乘客下车绕过去用“一触即通”卡去触碰仪器,假如碰上暴风雨之时,淋个落汤鸡并不出奇,至于稍微“先进”的Smart Tag,使用者也是抱怨不停,比如电池不给力或无法被扫描到,但不管“一触即通”或Smart Tag,最常面对的问题就是必须前往指定地点才能充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RFID的出现似乎一举解决以上的问题,比如无须充值,只要电子钱包有足够余额即可,再来也无须担心电池是否给力,因为过路费就是直接从电子钱包中扣除,所以就算手机没电了,也不会有所影响,但无法顺利扫描则是一直都存在的诟病,因这个诟病RFID从推出以来,并没有很明显舒缓收费站前堵塞现象,有时甚至因为无法扫描,前方车子必须倒退而造成进一步堵塞。

但对于常年在冷气办公室内运筹帷幄的“精英”领导,丝毫无法体恤必须依靠倒后镜在狭窄的车道中倒退,或者长时间塞在车龙的心酸,正因为没有亲身体会过这类心酸,所以很多时候这类办公室领导就会天马行空模拟出很多“创意”,比如工程部计划在今年底把RFID普及化达到60%,可是那边厢RFID最常被诟病即无法顺利扫描的问题仍未解决,领导却匆忙于本月15日在南北大道从槟城柔府到柔佛新山的83个收费站正式启用RFID通道,并取消了一些收费站本来有的Smart Tag通道,结果正如所预测,因RFID失灵而造成严重塞车,一些收费站的车龙一度长10公里,司机除了对收费站工作人员破口大骂之外,网民也在PLUS的官网留言,最终PLUS两度关闭留言功能,进一步加剧事件的恶化。

面对这样的窘境归根究底就是领导缺乏亲自下场(turun padang),实地了解情况有关,倘若领导在这之前已经很清楚RFID会有哪些问题尚待解决,那就不会做出如此天马行空的决策,再来是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要疏通交通就必须给予更多的选择,比如在开放RFID的同时也继续保留Smart Tag及Smart Tag,即多管齐下。

ADVERTISEMENT

其实这也不是首次出现这类问题,其中有两起事件就是如出一辙,第一就是电动火车(KTM)必须购买火车卡,第二就是冠病疫情爆发后要求全部人在进入任何场所时必须扫描MySejahtera,以电动火车的事件为例,并非每一位乘客都是长期使用者,比如游客或临时有事者,对于这类人士必须花一笔钱购买一张接下来可能以后不再用上的火车卡,并不是明智选择,假如铁道局允许他们可以用现款或电子钱包支付一次性车费,岂不是能更好解决问题呢?

至于冠病后要求每人必须扫描MySejahtera,确实这是用于追踪确诊者是否有接触过哪些人的方法之一,可是在实行前是否有考量到长者,尤其是一些连智能手机也不会使用的长者呢?当然最终当局允许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长者可以用手写方式来记录,这不啻是个值得鼓励的方法。

对于新科技的使用我并不反对,身在科技日益进步的时代,倘若对新科技有所排斥,那相等于自我限制,但我更希望的是当局在引入任何新科技之前,仍必须把一些旧有的保留一段时间,就当作是一个缓冲期,从而让更多人可以追上,而不是为了要达到某某目标就限制使用者的选择,衷心希望当局在日后可以多多关注,只是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呢?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何建兴
只是建议
电子钱包
PLUS
RFID
电动火车
Smart Tag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