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
8:23pm 16/05/2022
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马劳”纷重回狮城
陈世传/蔡秋怡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马新国门开放后,受超过一对三的诱人汇率吸引,重返新加坡工作的群体,主要是有家庭,需养家活口的中青年为多。(档案照)

(实兆远、金宝16日讯)马新国门开放,加上新元兑令吉超过一对三的诱人汇率,吸引了许多在疫情肆虐期间回乡生活的华人村民,再次重返新加坡赚取新元。

不过到新加坡赚取新元的现象,主要只发生在那些曾在新加坡工作,回乡后又找不到吃的中青年群体;至于那一些刚从学校毕业,正俳徊于投入职场,抑或继续升学的群体,只有很少部分会因为被新币的高汇率吸引,而离乡背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也有一些在这两年间就有打算前往邻国新加坡工作的年轻人,早前因边境封锁无法如愿,加上申请手续复杂而只好在家乡找山路,如今在马新国门开放后,便捉紧机会到邻国打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胡友全:会重返新加坡工作的,肯定都是为了养家活口,以有家庭及曾在新加坡工作的群体为多。
胡友全:刚毕业青年多数本地找工

位于实兆远区的格尼市新村村长胡友全受访时说,在马新国界开放,加上新元兑换令吉汇率节节上升的情况下,该村确有许多中青年在近期都重返新加坡工作,以赚钱养家。

他说,这些已拥有家庭及曾在新加坡工作的村民,大部分都是在疫情期间,因没有了工作抑或受困在柔佛,无法重返新加坡,而选择了回乡寻找机会,如在农业领域创业等。

返新工作以有家庭者居多

“投植农业也不是一帆风顺,他们面对了外劳严缺、肥料及药水飙涨,加上农作物价格漂浮不定的风险,以致一些运气好的就能找到钱,运气不好的,则可能还亏了大本,因此当马新重新开放,新元汇率又节节上升时,这些村民都选择了重返新加坡当‘马劳’了。”

ADVERTISEMENT

他提到,会重返新加坡工作的,肯定都是为了养家活口,因此就以有家庭及曾在新加坡工作的群体为多了。

“学校刚毕业的青年也有去新加坡找工作的,但为数不多,原因是当今的年青人,选择升学的还是占多数。”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张尤丽:大多的年轻人在当地有朋友接应,一般抵达后再找工。
张尤丽:部分抵达后才找工

双溪古月甸村长张尤丽表示,其在新村内经营生意,经常会接触到人群,近期内有遇到一些父母辈的顾客会向她提及孩子要到新加坡工作。

“印象中我了解到至少有2至3人已经出发到新加坡工作了,这部分的年轻人原本是打算在2年前出发,因疫情和边境关闭的关系无法如期出国,在知道边境开放后,很快就启程了。”

她说,其了解到的年轻人中,大多在新加坡有认识的朋友,抵达后有朋友帮忙接应,有的是抵达后才开始寻找工作,这些出发的年轻一辈中年龄约20多岁左右。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锺启明:有的年轻人在出国后申诉如今在新加坡申请工作签证较为严格。
锺启明:申请工作签证更严格

甘榜地玛村长锺启明说,其也听说到该新村内有部分年轻人在大马开放边境后前往新加坡工作,大多是先行出发,抵达后才寻找工作。

ADVERTISEMENT

“不过我们也从这些孩子的父母那里了解到,孩子们会申诉疫情后的职场在申请工作签证方面变得较为严格。”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罗永康:部分父母会提及孩子在边境开放后陆续前往邻国找工。
罗永康:年轻一辈陆续返新国工作

美罗新村村长罗永康表示,其是通过新村内一些年长父母口中得知,新村内部分年轻一辈在边境开放后,已经陆续出发前往新国工作。

“之前这部分的年轻人原本要在疫情前到新加坡工作,后因为边境关闭而被迫留在家乡,有的期间只能在本地寻找临时工,也有的在疫情期间找不到工作,在边境开放后,已经陆续出发到邻国找工了。”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华人新村的村民经济已大有改善,因此近年已不盛行到新加坡打工的风气。(档案照)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杨瑞昌:莫珍歪新村没有出现一窝蜂到新加坡打工的现象。

杨瑞昌:大多毕业生选择升学

位于爱大华区的莫珍歪新村村长杨瑞昌受访时说,该新村并没有出现一窝蜂到新加坡打工的现象,原因是学校刚毕业的一群,家庭经济都过得去,因此大部分都选择了升学,即使没有升学的也可以留在家乡,协助家里的生意或管理油棕园。

他说,在过去的两年疫情期间,因无法进入新加坡或失业的群体中,选择回乡的也不多,大都留在了柔佛,或到吉隆坡工作,除了一些家族有事业的,就会回乡来发展。

ADVERTISEMENT

“现在跟90或20年代不同了,因为如今的村民家庭经济都不会太差,加上近一年里,油棕价飙涨,已直接让村民的收入倍增,因此新币的一对三汇率,也不一定能打动年轻村民,让他们离乡背井去打工了。”

霹:第三版头/国门重开 新币汇率高 新村村民重返新国当“马劳”
黄祖德:如今到新加坡打工的风气已没有这么盛行。
黄祖德:经济好转 较少往外国工作

位于爱大华区的哲仁新村村长黄祖德指出,该村村民近期涌往新加坡打工的现象不明显,原因是近10年来,随着新村村民经济的改善,早已不盛行到新加坡打工的风潮了。

他强调,他的意思不是说,没有村民在新加坡打工,而是说如今到新加坡打工的风气,已没有10年,甚至是20年前的这么盛行,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如今的村民家庭,经济情况都不会太贫困。

黄村长举例,如今的10个中学毕业生里,可能会有8个选择升学,余下的两个即使不升学,也不一定需要到新国打工,因为他们即使留在家乡,一个月只赚两三千令吉,但因没有家庭负担,加上住在老家,吃在老家,每月所赚,已可过上舒适的生活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经济
汇率
国门开放
新加坡打工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小时前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